Wednesday, April 02, 2008

纪念0402

今天是我来日本的六周年纪念。在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出席葬礼。故人曾经到我家homestay作客,而我在刚来日本时也曾在他家呆过约一个星期。和他不算深交,但听到噩耗后,还是感觉很心里很不舒服,有点惋惜。六年前的今天,我刚来日本是他来车站接我,想不到六年后的今天我送他最后一程。一些究竟是不是冥冥注定的呢?今天算不算是一种偿还?今天勾起了许多六年前的回忆,历经了许多事,物是人非,当时的很多记忆中的片段,人和事今天已不在了。当然,六年后的我也不知不觉地变了。回想起来,当时真的有过一段”很天真,很傻”的记忆。现在想起来也有点那个。当然傻有傻的快乐,太过理性和冷漠也少了很多感性的乐趣。

话说回头,一般日本人的三大人生的仪式都用三种不同的宗教仪式举行。出生式以神道仪式,结婚是基督教仪式,葬礼是佛教仪式。日本人的葬礼其实很接近中国人的葬礼,一样有和尚念经,有接近”一鞠躬,二鞠躬,三鞠躬,家属谢礼” (只是他们事无声版本),”上香”(撒香灰而已)的环节。灵堂的布置也是中西合璧,灵位是传统的设计,周围是西式的纱和花,看觉上很祥和,不是很恐怖。(他们最本领把吸取别人好的东西,例如礼仪来自中国,服装跟法国,医学象德国学习......。)在封棺之前,每个人都围着故人然后往棺木里献花。每个客人献了奠仪后都会得到一份回礼,通常是西式糕点或是茶叶。

摆在灵堂的照片是他满脸笑容的照片,这个笑容我也见过几次, 他在大马理过发之后很爽快的时候和我最后一次送他回家的时候。但愿他上路时也是带着这个笑容。

3 Comments:

Anonymous Anonymous said...

SECURITY CENTER: See Please Here

4:46 AM  
Blogger 森林 said...

傷感~
你有往棺木里献花嗎?

六年啦!祝開心。

6:49 AM  
Blogger 森林 said...

shakadal is virus:P

7:10 AM 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