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anuary 22, 2023

女兒紅

 

  上次回家的時候,爸爸突然拿出一瓶以前日本上司送的白蘭地說要一起喝。酒已經有將近四十年了,酒盒已經斑點重重開始發霉,木塞也半腐爛了,好不容易才把酒打開。那位送酒的日本上司也在多年前離世了

  陳年老酒真的是經過歲月的醞釀而變得很醇,爸爸也非常興致勃勃地煎了一些午餐肉來配酒。在慢慢品嚐老酒之中,也聊起許多過去的點點滴滴。從爸爸的話中感覺四十年前的日本短期研修真的是他很懷念的時光,醇酒好像喚回了不少的記憶。對爸爸一直有點敬畏,相處一向都有的隔膜,感覺上那晚是和爸爸最接近的。

 爸爸總是孤獨的,可能也在等著能夠和兒女品嚐老酒的一天。以前聽過女兒紅的故事說爸爸在女兒出生的時候把酒埋在土中,等女兒出嫁的時候拿出來喝。雖然意境不一樣,不知道爸爸那晚為什麼會心血來潮把藏了將近四十年的酒開來喝,從他的眼神中,感覺爸爸那晚好像圓了一個願望。


Saturday, December 31, 2022

闊別三年

 

k
闊別三年後終於可以再踏足國土,感覺慶幸萬分和釋懷的感覺。這次算是離家最久的期間,感覺上會更加珍惜一分一秒,但兩個星期真的是太短了。

Sunday, November 20, 2022

回到第一個秋天

 

二十年後的秋天重遊故地,物是人非,風景還是依舊燦爛。溫馨和感慨在交集著,但是溫馨的感覺還是會比較強的。

Sunday, October 30, 2022

青年旅館






  在日本留學時期剛開始去旅行的時候大都是住青年旅館。在哪裡雖然不是太舒適也沒有個人的空間,但是因為年輕也沒有覺得太多的問題。在那裡也認識很多朋友,有很多交流。加上日本的青年旅館都像民宿一樣,很溫馨,大部分也很有個性。

  我在青年旅館認識了一位朋友大約有十多年,之後也一直繼續保持聯絡,每年都會約在不同的青年旅館再會。但近年來真的有點抗拒和別人同房,只是真的不想破壞這個無形的約定,所以還會和這位朋友在青年旅館再會。

  在青年旅館再會的時候,這位朋友也偶爾會叫一些朋友來。就在有一次認識了另一位朋友。那位朋友最近終於如願以償地開設自己的青年旅館,我們終於在哪裡再會,那青年旅館的裝飾非常舒服,很有主人的個性與風格。

這次的再會感覺非常有意義,也讓我更想堅定每年的這一個約定。


Thursday, September 29, 2022

藍色九月

 

九月是換季的月份,特別是今年的九月感到特別鬱悶,不斷想著九月部落格的題材,但好像沒有什麼值得紀錄的。

前幾個星期去了一趟北海道,是六年前去過的地方,當時每天都豔陽高照,風光明媚。這次這是每天都下雨,幾乎什麼地方都沒去。這次的旅程好像把上次的運氣都還清了。

可能這就是人生吧,有陽光也會有風雨。風雨來的時候只等歇歇等風雨過去。

Sunday, August 21, 2022

湯治

 

  

  在日本,湯治就是泡溫泉來治病。前幾年前因為身體出現一些狀況開始了每週都去泡溫泉的習慣。旅行也是從匆匆忙忙的行程演變成在旅館悠悠閒閒地泡湯。

  雖然不能證實湯治是不是真的有效果,但是泡完過後身心的確感覺輕了很多,就算是心理作用也算是一種功效吧。

  我不喜歡太熱的溫泉,太熱的話泡了反而有壓力。如果是低溫的溫泉則可以慢慢地享受,像是被溫暖地擁抱著。所以,近幾年都在努力地尋找低溫的溫泉。尤其是在自然的環境中泡湯的話,身心都會昇華到最高境界。

  我會繼續尋找理想的湯治生活。這一個最快活的治療方式。

Saturday, July 30, 2022

無奈

最近在人際關係上遇到一些挫折,覺得相當無奈,覺得越難找到可以相信的人。也許把自己鎖在自己的世界裡會比較安全。然而這又不是我要的。